资本高手姚振华的实业冥想曲
2020-04-09 17:59:44
  • 0
  • 0
  • 0
  • 0

王石口中的“野蛮人”终于走了。

根据万科新一季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宝能旗下钜盛华持有万科股票数量降为4.03亿股,持股比例下降至3.57%。

如若从2015年7月,宝能持续大规模增持算起,此后4年多的时间里,宝能成了万科挥不去梦魇。

甚至,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期间,宝能持股万科比例高达25.4%,一度让万科“谈宝色变”。

时至今日,“万宝之争”看似以宝能退出落下帷幕,但万科却高兴不起来。

以至于在近期业绩会上,当被问及宝能减持时,万科亦不愿意作出正面回答。

01 抛售万科,入股房企攫取利益

万科的不快,是有原因的。

2020年3月31日,万科惊现49笔大宗交易,涉事股票2.45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高达2.17%。最终,这笔大宗交易共成交61.3亿元,成交价均为25元,较当日开盘价低了5.12%。

是谁在大肆抛售?答案不言而喻。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持股万科A比例超过2.17%的股东并不多,深圳地铁集团、香港中央结算公司、安邦人寿,以及钜盛华赫然在列。

“有此实力的股东本就不多,有大规模抛售意向的也就宝能一个。自万科引入深圳地铁后,宝能掌舵人姚振华便谋求抽身,其后便是外界熟知的宝能20个月持续减持万科。”知情人士杨亮指出。

而宝能的败退,却是资本的胜利。

不少业内人士统计,“宝能系”买入万科A动用了约450亿资金,此前前海人寿、钜盛华以及九个资管计划一系列套现已超600亿。再加上,本次减持以及剩余股票价值,宝能投资万科股票净收益或超300亿。

这其中,还不包含每年的分红收益。

宝能资本满载而归,肆意离去背后,万科笑不出来。这或许,便是王石将宝能比作“野蛮人”的内在逻辑。

但宝能却不以为意,资本入股上市地产的行动,从未停歇。

2015年,宝能通过旗下前海人寿与钜盛华增持华侨城,目前两者合计持股占比8.97%,宝能成其第二大股东。

几乎如出一辙,宝能也通过前海人寿增持北辰实业2.92%股份,成为其第四大股东。几乎同时,前海人寿增持金地集团0.92%股份,一度成为其十大股东之一。2019年,前海人寿通过增持金科地产股份至2.08%,成为其第九大股东。

宝能地产还处在前期规划、早期圈地、地方框架合作层面,虽雷声阵阵,但实效甚微。

打造属于宝能自己的地产版图,才是姚振华更大的期许,这也是其向往已久的“地产梦”。

02 营收下滑,宝能地产又遭业主退房

“宝能地产板块不迟于2022年上市,做到行业前八,利润超400亿元,公司估值达5000-7000亿元。”这是宝能的宏愿。

但与宝能投资如鱼得水不同,宝能地产板块屡屡经历“现实般的冰冷”。

2016年,宝能地产销售约140亿元;2017年不增反降至120亿元。2018年,在保利(广州)干将余英加盟下,宝能地产销售却再次降至100亿以下。

2019年,克而瑞最新数据,宝能地产业务的销售额依旧惨淡,仅为83.2亿元。而当下百强房企的门槛儿,已经超过200亿。

与清晰的销售数据相比,宝能的地产板块却错综复杂。其中,宝能地产与宝能城发是地产板块最核心的部分,其他诸如专注房地产开发的宝能新实业也在其中。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8年11月2日,也就是余英出走宝能前后,宝能城发的大股东由宝能投资集团变更为宝能地产,且为100%控股。

这也就意味着,宝能城发间接性的脱离了姚振华的手中。

熟悉宝能者均了解,宝能地产向来由姚振华的胞弟姚建辉掌管,此举意味着整个宝能地产主要由姚建辉来掌舵。

行业人士分析,余英的离去对宝能地产影响深远,也是姚振华战略调整的导火索。

此后,姚振华的关注重心,由地产向新能源汽车转移,但筹备宝能地产上市的包袱却抛不掉。

趣识财经发现,尽管宝能地产板块销售业绩不佳,但兼并宝能城发的宝能地产,其布局遍布全国30多个城市,旗下控股企业超200家。

而且,与普通的房企不同,宝能地产除却产业地产业务外,还涵盖了建筑、装饰、物业、商管、新材料,以及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

数据显示,自2017年始,宝能产业地产投资总额超4000亿元,获地超万亩。在商业地产方面,宝能曾计划5年投资1200亿元,野心勃勃。

但正如行业观察人士分析,宝能地产还处在前期规划、早期圈地、地方框架合作层面,虽雷声阵阵,但实效甚微。

但初见成效的宝能城,却出事了。

3月20日,宝能地产旗下的“哈尔滨宝能城”,陷入了数十名业主的退房风波中。

据悉,大量业主退房缘由集中在两个方面:其一,去年10月份才取得预售证,但在此之前(9月),宝能城便违规收取并冻结了用户1万元保证金。其二,开盘三个月,宝能城由开盘价每平12800元降为10000出头,给业主造成不小损失。

对此,宝能城方面承认,项目《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是2019年10月15日取得的,但缴纳保证金并不属实,购房资金并未与哈尔滨宝能城对公账户产生交易。

但不少网友晒出的截图,让宝能城的辩解为之失效。

相关法律界人士指出,根据哈尔滨住建局下发的《关于开展全市房地产开发企业和房地产经纪机构违法违规行为专项整治的工作方案》,在开发商取得预售证之前,不允许收取购房者任何形式的保证金。

而对于降价,网友反映,“宝能城以抵账房/特价房为由,急于降价变现,我们一套房子损失20万”。

目前,退房事件持续发酵,宝能城似乎也没有找到解决之法。

上述行业人士直言,“宝能擅长投资房企,仅万科一家便赚的盆满钵满,但做房地产实业却是外行。”“近年来,不仅规模没做起来,更是引得户主怨声载道。”

03 重金收购,打造汽车帝国空壳

正如上文所言,早在宝能城发“转手”之前,严振华便想甩开地产这块烫手山芋。

2017年3月20日,在姚振华受保监会“10年禁入保险行业”处罚后的一月,宝能汽车挂牌成立。彼时,宝能汽车认缴出资额高达45亿元,宝能投资控股99%。

外界解读,这代表着姚振华不再局限于房地产资本玩法,转投实业。

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是,2017年12月,宝能以16亿元收购观致汽车汽车25%多股权。次年1月,宝能再入66.3亿元,最终完成绝对控股。

此后,宝能汽车在杭州、广州、西安等地投资千亿元,开建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基地,并称建成后可年产200万辆新能源汽车。

除却生产制造,亦有不少消息称,通过大肆扩充销售渠道,宝能经销商和合作伙伴总数已超过200家。

通过“上游资金-中游制造(零部件&整车制造)-下游售后”,看似一个完整的汽车产业链条,正在成行。

但被寄予厚望的观致汽车,并没有给宝能带来好运,反而引来了经销商的一次次维权行动。

信息显示,仅仅2019年4月一个月,观致经销商便多次上演维权行动;在此之前,类似维权行动更是在上海车展观致展台戏剧性上演,让人大跌眼镜。

而在经销商所列的几大“罪状”中:观致汽车承诺推出新产品汽车未兑现;承诺17亿媒体广告投入未兑现;给予联动云平台与经销商车价差异巨大,导致经销商经营亏损。

深究起来,便是宝能观致新车研发制造能力差,而且不擅经营。

行业人士王洋指出,“新能源整车制造既是资本密集型,又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更须品牌驱动。宝能以资本优势入主观致,看似一劳永逸,却无法提升汽车技术能力,也无法形成品牌效应;毫无汽车经营经验的宝能,以控股者身份将观致乱弹琴,造成了以上维权。”

尽管,宝能汽车在观致上栽了不小跟头,但“拿地风声”却是源源不断。

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今,宝能借“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获得各地产业用地超过万亩。

王洋打趣道,“即便造车失败,这些土储也能为宝能地产完成跑马圈地任务,打包装进地产板块正是宝能的专长。”

但姚振华并未因观致维权而止步,2019年12月31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长安汽车将所持长安PSA50%股权转让给宝能。同时,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也表示,将把持有的长安PSA全部股份转让给宝能。

这意味着,宝能集团将直接获得一处成熟的汽车生产基地,具备一年产出20万辆整车以及发动机的生产能力。

但实际上,宝能并不缺少汽车产能,观致汽车最大产能为每年30万辆。

2019年,观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前11个月累计销1.87万辆,远远低于产能水平。而DS品牌(长安PSA)在中国市场,也已逐渐边缘化。

行业人士分析,“产能不是问题,目前汽车市场最大问题是卖不出去。”

根据姚振华的说法,宝能集团要用10-15年打造一家“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最晚2027年,汽车业务的收入将占到宝能集团总收入的一半。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房产板块惨淡营收,观致汽车滞销困顿,姚振华在资本运作与实业经营面前,判若两人。

而无论是2022年的地产上市梦,抑或2027年造车梦,在当下经济形势下显得举步维艰,留给姚振华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