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进军电商直播背后:负债、客户流失率双高
2020-11-13 17:31:04
  • 0
  • 0
  • 0
  • 0

11月10日,工信部发消息称,因未按其要求完成整改的60款APP,将给予下架处理。

中国有赞(简称“有赞”)旗下有赞精选位于其中。

随后,有赞相关负责人回应:有赞精选是有赞旗下的C端业务,跟SaaS产品是完全不同的业务线,正在成长和完善中,目前正配合工信部积极整改中。

无独有偶,11月10日港股开盘后,有赞股价下跌了9.14%,报收价为1.69港元。

一探究竟,11月9日晚有赞发布了其第三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有赞第三季度营收为4.8亿元,同比上升70%;前三季度总营收为13.07亿元,同比增长约65.4%。

整体来看,有赞营收尚好,股价为何出现大幅下跌?

01连续亏损,商家流失率较高

无他,增收不增利或是主因。

公开信息显示,有赞主要是为商户提供微店铺和移动零售解决方案以及服务。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有赞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1.79亿元。

趣识财经了解到,2018年至2020年第三季度,有赞亏损分别为5.03亿元、9.16亿元以及1.79亿元,累计亏损超15亿元。也就是说,有赞自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还未实现盈利。

不仅如此,有赞还有高额的负债。据了解,2018年、2019年有赞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88%、62.86%;同样,有赞负债总额也由2018年的27.93亿元上升至2020上半年的62.64亿元,增长幅度达到124.27%。

究其亏损的原因,不外乎是有赞成本高,以及客户流失率较高。

业内人士指出,于SaaS服务类平台而言,客户留存是公司经营获利的基础,公司实现盈利就需要获得足够多的付费商家。

细看客户留存比率,2018年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58981家,2019年新增付费商家54702家,2019年存量付费商家为82343家,流失31340家,流失率达53.1%。

不仅如此,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为97875家,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付费商家数为45328家,流失29796家。

另外,从成本来看,有赞交易渠道成本上涨34.8%至3.04亿元,占总成本的56.8%,这也是其最大的成本支出。

财报称:有赞交易渠道成本上升是由于商家使用SaaS系统所产生的GMV提升,同时部分被原有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减少抵销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有赞成本高之外,主营业务也比较单一。

趣识财经梳理发现,有赞的营收主要来自SaaS及延伸服务、交易费以及其他。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SaaS及延伸服务总营收为9.51亿元,同比增加90%,占总营收的73%。其中,前三季度有赞SaaS系统收入约为7.58亿元,同比增长90.1%;延伸服务收入为1.93亿元,同比上升82.3%。

无疑,SaaS及延伸服务成了有赞的主要营业收入,而SaaS是其更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前三季度,即便是有赞的营收实现飞速增长,但并没有为其利润带来质的变化。

02瞄准直播赛道,多渠道引流

众所周知,有赞上市之初就曾被业内人士称为“微信生态第一股”。换言之,有赞的流量长期依赖微信平台。

但是,时至今日SaaS赛道越发拥挤。

不仅有微盟等已经在SaaS赛道耕织多年的企业,亦有微信小店这类刚进军该赛道的企业。而2020年上线的微信小店则直接对标有赞的核心业务,对其而言具有一定的打击。

而有赞,不仅客户流失率高、连年亏损、负债率居高不下等困局亟需解决,亦有获客难、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迫在眉睫。

那么有赞是如何摆脱目前的亏损困境?

多渠道多平台合作引流。

趣识财经发现,有赞很早就有“出走”微信,摆脱“微信生态第一股”的举动。

有媒体报道,目前有赞已经对接微信、支付宝、QQ、百度、微博、小红书、快手等十余家互联网顶级流量渠道。

具体来看,2020年9月有赞与支付宝达成了合作,帮助线下商家接入支付宝以及QQ小程序。

而后,2020年10月22日,有赞宣布与小红书达成合作,实现系统互通,即有赞将支持旗下有赞美业店铺接入小红书企业号。

有业内人士称,有赞与小红书的合作意在打开本地生活的大门,实现“种草+引流”的变现模式。

然而,目前本地生活已有美团以及阿里这两大巨头的布局,又能否让有赞以及小红书分走一块蛋糕还有待深究。

另外,在直播风口,有赞也开始布局直播电商。

2020年4月,酷狗直播与有赞合作,推出“吃援湖北,为鄂下单”为主题的湖北公益直播带货专场。

之后,2020年6月8日,有赞收购电商播购物平台爱逛,正式涉足直播电商板块。

有赞无论是布局多渠道,亦或是探索直播,归根结底其目的是帮助商家引流、提升GMV,进而实现有赞挖掘新客户的同时维系老客户的目标。

可是,从直播带货层面来看,中小型主播的商业转化率相对较,而这也是影响中小型商家付费续约率的关键因素。

03小结

尽管疫情推动了有赞SaaS及延伸服务营收实现爆发式增长,但这也难扭转有赞亏损的局面。

过度依赖SaaS及延伸服务的单一营收结构或是其最大壁垒。

而有赞联合多家互联网顶级流量渠道、直播等布局进行引流,能否助其扭亏为盈仍未可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